北美商业电讯

| 简体 | 繁体 | 2024年03月05日
+
订阅

观点:现代经济学本来就是开放的

更新于2023-04-12 14:37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后在经济学领域里,咸认凯恩斯理论为左派理论甚至是社会主义理论乃至计划经济理论,然而,美国经济学者肯尼斯·R·胡佛在新世纪初写的《凯恩斯、拉斯基、哈耶克  改变世界的三个经济学家》一书中认为,凯恩斯只是中派,因为拉斯基才是左派。在这个意义上,凯恩斯的确是中派,而哈耶克则毫无疑问的是右派,保守派。

三位的性格经历对各自学说的影响

二十世纪是个意识形态的世纪。二十世纪至今形成的现代经济学,特别是在宏观经济学领域里,也就这三家:拉斯基,凯恩斯和哈耶克。其他经济学理论只是多倾向这一派或那一派一点,在此三派学说间游移。

作者对此三大经济学家的出身、性格都有描述,进而影响他们各自学术观点的形成和发展、成熟。

拉斯基,英国犹太富商家庭出身,年轻时爱上了非犹太的且比他年长的左翼女性,受到他保守家庭的强烈反对,逆反的心理干脆加剧了他本来具有的左翼观点,他非但摒弃了犹太教,而且反叛了他资产阶级的属性,全身心的投入工人阶级事业中去。他博学多才著作等身,他才气横溢的演讲和社会活动,成为工党的理论权威。他对妻子始终如一。

凯恩斯是双性恋,他才智出众,他同样热衷政治,然上层家庭出身加上出众的才智,他不屑于底层,凯恩斯的选择是自由党。可是自由党在凯恩斯年代已经不是辉格托利的两党格局,只有保守党工党两党制,自由党已经沦落为小党了。

凯恩斯凭着个人及周围人的聪明,再加上他当过多年当时世上最成熟的行政机构——大英帝国政府的公务员的人生经验,他笃信经济社会是可以由人来做最适当的最合理的调节,避免市场或者计划的缺陷带来的灾难。正是他的聪明和他的学说,凯恩斯成为布雷顿森林会议的主角,其学说风靡于世界几十年。

哈耶克出身在奥匈帝国的德意志贵族家庭,成年之后奥匈帝国业已崩溃,原奥匈帝国这块土地上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欧洲大地上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时,哈耶克入学维也纳大学,奥地利派经济学正处形成、成熟期,本来就偏向保守的哈耶克便成了坚定的奥派经济学者。以后哈耶克在伦敦教书,此时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吞并,再后来二战爆发。哈耶克回不去了。

哈耶克在英国似乎也并不愉快。他与凯恩斯的论战,就是发生在那段时间里。现在的论述对那时的论战结果多语焉不详,实际上哈耶克是输了。

凯恩斯之前,经济学少有数学属性,奥派经济学大佬米塞斯的学说很少含数学。凯恩斯既然讲究最聪明最精确的调节,那么精确的数学是必须的。哈耶克不是米塞斯,他同样讲究计量经济。哈耶克内心深处对凯恩斯学说并不认输,他坚信自己的理论是有理的。从此以后,他好像转向,研究著述更多的是从经济哲学方面深入到社会政治哲学的本质。然而英国方面的同行对他不怎么样。

哈耶克年轻时的初恋,并没有答应他的求婚,嫁给了别人。哈耶克娶了自己的秘书,生了几个孩子。二战结束后,那个初恋对象已经单身且在战后的奥地利十分落魄,哈耶克重燃爱火,而那位夫人也同意与哈耶克再聚首。哈耶克准备与妻子离婚。在离婚过程中,哈耶克对妻子孩子十分刻薄,分给他们的财产仅能维持极低生活水平。本来对待离婚很保守的英国教授们无不颇有微词。

哈耶克此时移居美国,美国非但可以方便离婚,同时一向信奉市场的美国社会此时虽然也时兴凯恩斯理论,但对保守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学说,毕竟要比战后的英国宽容许多。或许,这才有了之后的哈耶克的辉煌?

拉凯哈经济学有差别也有交错的

拉斯基站在工人的立场,把资本当作一切罪恶的渊薮。他主张提高工人的生活质量,主张阶级斗争,主张计划经济,主张生产资料国有化才能根本解决分配的不公平,甚至他一直在称赞苏联。拉斯基在工党里有相当影响力。在英国已经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参加战争前后,英国保守党首相丘吉尔特地派出一个工党的社会主义大佬为驻莫斯科大使,向苏联示好。

不过,“拉斯基对斯大林主义还是持相当的批判态度”(第138页),归根到底,他对不平等的释义是:“财富不应强大到可以让一个人购买他的邻居的程度,也不应该匮乏到一个人不得不出售自己的地步。”(第139页)他从未主张搞暴力革命,他要搞的是“同意的革命”,也就是上层与下层的妥协。

二战胜利前夕,工党赢得大选,拉斯基的影响也达到了顶点。英国建立了社保制度,公共服务企业逐步国有化,一些国民经济重要领域如重化工企业开始国有化。然而,拉斯基还要求更多的国有化,这影响到小商人小业主这个英国的国本了。掌权的工党主流派首相艾德礼们便不待见拉斯基了。

拉斯基死后至二十世纪末,工党还有两次较长时间的掌权,一次在撒切尔夫人之前的威尔逊,另一次是撒切尔夫人之后的布莱尔,他们依然坚持并完善英国全民的社保制度,但是也都从不管什么牌子的社会主义的企业国有化往后退了。这是几十年实践的结果。或许,也跟拉斯基的思想有关。因为“拉斯基从来没有正视过那种消除匮乏、消除对竞争的偏好的方法问题。”(第367页)

我从根本的意义上是相信奥派经济学尤其是哈耶克理论的。

所谓市场的缺陷,资本的嚣张,最终都能在市场运营中得到消弭。因为资本在市场中也是一种交易,必须你情我愿。在平等而非强制的交易中,不管资本交易的对象,是劳动力是商品还是客户或者其它资本,都是处在动态的此消彼长中的。谁都不能强制性的抑制另一方,因为另一方也有许多其它选择。

我们也还是得承认《21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蒂及其他许多善良的社会主义者看到的情况。皮凯蒂经过大量数据分析,R>G。我们说,市场的发展创新,随时可以使这个定律失效。可是历史事实是,有时创新发明层出不穷喷涌而出,也有长时期没有创新发明,R>G便成了事实。此时,难道大家应当看着资本的肆虐,而有人却穷得“不得不出售自己”?

哈耶克也批评他的前辈米塞斯,“1937年,哈耶克发表论文,批评冯·米塞斯的研究。他评论道,米塞斯过分依赖于对市场合理性的假设,而未充分考虑各种分散性知识的自发增长所带来的良性效益。”(第165页)

哈耶克对三十年代美国的“新政”和英国保守党政府相当温和的行动都认为,其包含着滑向集权高压统治的危险。他认为,在战争期间对价格与工资的控制快速增加,养肥了一个幽灵。但哈耶克仍然认为,“对政府在提供最低限度的生计及社会保险方面所起基本作用的认可。”(第218页)哈耶克把两种安全作了区分:“最低收入的安全与被认为是一个人应得的特别收入的安全。”他相信,这种区分“很大程度上与另外两种区分是一致的。另外两种安全,其中之一是可以向市场体系之外所有人提供的安全,这种安全还可以补充市场体系之不足;其中之二是只可以向某些人提供的安全,这种安全只能通过控制或废除市场来实现的。”(第218页)

按照哈耶克的观点,前一种观点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对竞争不构成威胁,就像提供基本、最大限度的收入与福利那样,或者,就像提供切实可行的在市场中难以存在或不具有盈利可能性的服务那样,并且其目的具有社会价值,则政府行为还是能发挥作用的”(第218页)

哈耶克认为,“没有了选择权,道德就不可能存在。……个人自主权被当成了最基本的必需品。”(第219页)

这当然是对的。然而人权包括的不仅仅是选择权。强制的政府计划可能是“通向奴役之路”,但现实的残酷的奴役之路一定是取缔了几乎所有人权,而不是仅仅减少了市场的选择权。

哈耶克可能过份看重自由的市场,而看不到那些虽然也崇尚市场然却随意剥夺他人意志甚至剥夺他人生命的独裁者的残暴。那才是人权的核心。

作为保守(自由)主义经济哲学家,哈耶克接受了统一教会文鲜明牧师的一张大支票,或许还能为一些保守主义者接受。然而,哈耶克于1981年访问智利,称赞当时智利的军事独裁者皮诺切特,就受到了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的斥责。

哈耶克及哈耶克理论之所以在八十年代后声名鹊起,很大原因是撒切尔夫人和里根分别在英国和美国上台执政,他们施行哈耶克那一套理论,并且分别把英国和美国的经济重新提振。尤其是在英国。美国的市场倾向一向很浓,保守自由主义也一直有较大力量,所以哈耶克理论在美国施行相对容易。而英国则几十年实行“福利国家”,“国有化”,国家干预及社会主义,其痕迹太多太浓,英国经济也变得象“老爷车”破旧低效,撒切尔夫人上台以后大刀阔斧进行市场化改革,英国经济立马有起色,重又欣欣向荣。所以撒切尔夫人公开的表示对哈耶克的欣赏,频频联系、接触并向哈耶克示好。

可是,当哈耶克称赞智利在皮诺切特政权统治下取得的进步,撒切尔首相斥责哈耶克:“从阿连德的社会主义到20世纪80年代的自由企业资本主义经济的进步是一个显著的经济改革实例,从中我们可以吸取很多经验教训。但是,我相信你也会同意,我们英国实行民主制度,需要高度一致,智利采取的一些做法让我们根本无法接受。我们的改革必须符合我们的传统与宪法。”(第321页)

或许,哈耶克过份看重市场的自由选择权,过份看重市场机制。英国和北欧诸国的社会政治历史证明,保有一定国有企业、具有相当政府干预甚至还有一定政府计划的民主社会主义福利国家,不一定必然“通向奴役之路”,他们只是有可能走向“通往奴役之路”。真正的奴役之路必须是随意剥夺人们的言论思想和人身自由的选择权。当然,英国及北欧诸国也在市场化的改革,使他们国家更加自由繁荣。

哈耶克理论是彻底的,他看到了市场能够平衡许多暂时看来不好的东西,他看到市场终究能够把暂时的不合理调节过来,他也看到了政府干预和政府计划是开启了“通向奴役之路”的一扇门。但是生活在市场中的人们,多半不会容忍市场暂时的不合理,多半难以忍受社会经济的直上直下的大起大落。这个“暂时”有时会很长,几年或者几十年;那个直上直下则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而引起惊涛骇浪。因此,人们希望有一定的市场外的干预和计划。只要这种干预和计划仍然承认私有制,仍然承认基本人权包括人们的自由选择权,仍然承认市场制度。

如此说来,凯恩斯非但是站在拉斯基和哈耶克的当中,而且是相对正确的?

凯恩斯始终坚持市场竞争,从未抹杀私有制,八十年代以后,极端的人们认为凯恩斯理论是带有浓厚社会主义倾向的理论,其实是个误会。他们是站在比哈耶克更哈耶克的极端立场看哈耶克看凯恩斯的。凯恩斯理论充其量是为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开启了一条缝,离随意剥夺人们思想言论和私人财产、人身自由的基本人权的”奴役之路“远着呢!它们并不会自动的衍变和发展过去的。

凯恩斯理论的缺陷可能就在于凯恩斯本人的聪明。他及他周围的一些人才智高于常人,他们好像从来看不起或者更准确的说看不到芸芸众生。他们认为适当的政府干预是必须的,而这种干预必定是聪明人才能做到的。因为恰到好处的干预需要精心设计精确计算,唯有顶级聪明的人,唯有精英才能办到。

可是,本来是为社会为市场服务而作适当干预的精英们,在长期凌驾市场凌驾社会的掌握着干预权力的精英们是否会异化?是否会形成自己的特殊利益?

回答是肯定的。2008年国际金融海啸爆发,事实上就是精英阶层长期操弄政府干预手段过头并形成自己特殊利益的结果。这与现代极权主义—社会主义国家里产生同样的特权阶层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后者有着其制度全方位的保护而能长久。

难怪近年哈耶克理论更加盛行的时候,有人直斥凯恩斯理论是左派社会主义理论。

事实上,拉斯基、凯恩斯、哈耶克三者的学说是有相继交错的部分的。

纯粹彻底的理论和有杂色缝隙的现实

如此看来,虽然哈耶克理论在思想上是最彻底的,但毕竟在理论上仍是有缺陷的。而凯恩斯理论在市场实践运营中甚至是必需的,可即使小心翼翼仍可能犯干预过头或干预不足的错误,更有可能产生出一个凌驾于市场凌驾于社会之上的特殊利益集团。至于拉斯基的民主社会主义,当社保制度业已建立,其理论即已过时。而现代极权主义的社会主义那一套,则不在此地的议论氛围之内。

拉斯基凯恩斯哈耶克三大经济思想家,其各自的理论各有各的纯粹和彻底,但经济社会的现实却永远是有杂色和缝隙的。

看来,各派宏观经济学都是在随着经济发展而需要随时修正自己,没有也不应该有一套一成不变永远正确的公式和理论。或许,现代经济学至今还是不成熟的?或许,现代经济学本来就是开放的。


来源:东方不败

编辑:Vincy Lu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北美商业电讯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评论
用户名: 登录可见
匿名
发表评论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